Blogs
订阅邮件推送





Close
Beyond the Transaction: Every Transaction Has a Story

聚焦中小企业,弥合数据鸿沟

万事达卡亚太区联席总裁  凌海

  • 数据不平等现象的出现,主要源于数据分析和洞察获取两方面能力的匮乏
  • 数字化资源不足的企业不仅在疫情期间步履维艰,还面临着与市场脱节的严峻挑战
  • 中小企业亟待更深入地理解客户需求,根据数据洞察果断展开行动以及在经营活动中开拓新的数据维度

在新冠肺炎疫情的持续笼罩下,支持中小企业发展与确保就业稳定已然成为各国政府和领先企业的核心关切。为更有效地维系全球范围内不同产业的活力、稳定、多样性和创新能力,我们有理由在未来数月内持续紧绷心弦,坚守对中小企业的密切关注。

然而在坚守的同时,我们也应注意避免被中小企业的现时困境所囿。一些长期性的问题,即便紧急程度和严重性在与日俱增,与那些燃眉之急相比也只会显得暗淡。在它们之中,尤其值得一提的便是:数据不平等。

所谓数据不平等,它并不仅仅是在说数据获取的不平等;其更关键的指向,则是在数据分析能力和洞察获取能力上的明显差距。好比中小企业虽然拥有银行账户,却无法通过这一账户获得所需资金或金融产品,那么也就谈不上实现了普惠金融;同理,仅仅拥有数据本身说明不了什么问题,关键还是在于基于怎样的工具和技能,如何去充分挖掘数据所蕴含的价值。

事实上在疫情爆发之前,数据不平等已然对数据经济的持续增长形成了可观威胁。纵观当今数据经济发展前沿,对于那些已充分实现数字化的企业来说,无论是建立零售终端,开发产品原型还是进行市场营销,几乎在所有的商业环节都可以使用虚拟模型进行数据建模。数据工具不仅可以帮助它们有效优化商业行为,针对新冠肺炎疫情这样的大型危机,更可助力企业迅速响应。

然而在同样的经济大环境下,也还“折叠”着另外的一面。数字化程度较低的企业(以中小企业为主),它们仍在纠结于最基本的技术部署,蹒跚着向更成熟的数据运用和分析迈进。此外,在这两类典型境遇之间,则是数以百万计数字化发展程度各异的各类企业,它们正在以不同的节奏壮大着自身的数据实力。

在疫情的冲击下,这种不平等只会愈演愈烈。以中国市场的两家餐饮企业(一边是一家精通数据的全球连锁快餐企业,另一边则是一家中小企业)的“抗疫”经历为例:利用预测性数据分析,前者对菜单、配送和员工进行了快速调整,既满足了检疫要求,也成功稳定了财务状况。相反地,后者则损失惨重,不仅业务开展严重依赖第三方外卖平台,其真正能做的也就是耐心等待街面上人流的回升。

作为亚洲各国经济发展的中坚,像小餐馆这样的中小企业它们在数据上的迫切需求以及所遭遇的数据鸿沟当然不应该被人们抛诸脑后。中小企业素以巧思、活力与创新著称,不仅最为了解所在社区,更创造着大量的本地就业机会。因此,我们没有任何理由置中小企业的生存和发展于不顾。

但是在危机之下,这些中小企业的日子大多都不太好过,境况好一点的尚且战战兢兢,坏一点的则岌岌可危。疫情的袭来,正值定制化商业的高潮。那些已经在着手通过线下渠道提供定制化服务的商户,猛然间却发现自己处在了数字化的十字路口;就算是已经制定了线上发展战略的那些商家,也正承受着快速扩张规模以维持盈利的巨大压力。

在这样的大环境下,数字化资源储备不足的企业只能是步履维艰,其所面临的风险不仅是与市场脱节,更是与市场内部所蕴含的信息绝缘。随着疫情的后续影响不断显现与深化,它们所面临的挑战也只会更加复杂——可堪使用的数字化工具越来越少,韧性和力量也不断流失。渐渐地,这些企业被甩得越来越远,竞争力越来越低,与领先企业之间的差距也愈发无从弥合。

为了帮助这些中小企业,围绕如何才能将它们再次融入数字经济这一大议题,我们亟需重构自己的思维框架。

多年来,大型科技公司主要致力于打造可有效触达消费者的渠道,包括零售网络、共享经济和物流平台,进而间接地将这些渠道交付中小企业使用。这一战略极大地驱动了全球的数字化转型,但中小企业却并未因此获得足以拥抱新一代电子商务的胸怀。它们所需要的当然不仅仅只是一个花哨的网店页面——它们亟待更深入地理解客户需求,根据数据洞察果断行动以及从经营活动中开拓出新的数据维度。

为有效解决这一问题,我们需要搭建最为广泛的伙伴关系网络并致力于实现以下四大目标:

1)加速技术民主

大型科技公司应着力针对中小企业数据需求开发相关平台,助力它们强化数据能力,有效开展数据分析并据此推动业务发展。不仅如此,网络研发也不应只依靠程序员一方力量。基于更为开放的研发平台,先进的数据分析和人工智能工具应获得更为广泛的部署。了解并使用这些工具的人越多,对未来经济所施加的积极影响势必也就越大。

2)开展技能培训

通过政府机构和私营部门的通力合作,广大中小企业目前大多都已获得了足以幸免于疫情致命冲击的数字化工具。但在这一领域,可供提升的空间依旧很大。从各类企业、非政府机构再到政府部门,我们下一步的相关努力需囊括所有类型的组织机构,辐射范围也应延伸至疫情以外更广阔的时空维度。一个更加数字化的未来,其经济发展必然更加稳健也更具弹性。而这一切,则只能由具备足够技能水平的人们来亲手开创。

3)简化贸易流程

随着各行各业逐渐从疫情的第一波冲击中恢复过来,为应对疫情余波,各界对中小企业的帮扶应顺势转向建立更加灵活且高效的供应链并不断拓展其接触消费者的渠道。而贸易,则是这两大举措的核心。若想确保贸易尤其是跨境贸易的简易和快捷,扩展并加强数字化平台(如新加坡互联贸易平台)之间的联结,便是一大可行方向。

4)强化网络安全

数字经济在快速发展的同时,也带来了安全风险的持续叠加。为保护数字化生态的和谐,维系中小企业和大众对于数字经济的信心,首先应面向所有类型企业,着重强化网络安全工具与相应知识技能的获取。大型科技公司应带头制定并恪守最严格的行业标准,同时致力于推进相关准则的覆盖和适用。

简而言之,为了避免疫情期间及“后疫情”时期数据不平等现象的持续恶化,技术能力雄厚的企业应携手挺身而出,拉一把那些“掉队”的人们。

致力于弥合数据不平等的鸿沟,这并非只是企业社会责任使然,它是对经济发展基本需求的回归,更是为把握进一步发展机遇的前瞻。所有类型的企业,无论其规模大小,在如今这充盈着不确定性的周遭中,它们的成长与成功已然被牢牢交织。通过“授之以渔”赋予中小企业以韧性,这不仅是为了冲散眼前的疫情阴霾,更是为了拥抱一个加倍美好的数字化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