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38日,北京 —— 国际妇女节前夕,万事达卡发布了最新的女性先驱指数(MasterCard Index of Women’s Advancement)。该指数显示,2016年亚太地区女性整体教育水平连续10年保持优秀水平,其中,体现女性接受高等教育的具体指标在中国大陆高达115.3,稳居亚太地区前列。2016年中国大陆女性先驱指数得分为66.3分,高于亚太平均水平(57.6分)。尽管接受高等教育的女性多于男性,但是在就业、担任领导职位进而获得充分经济保障等方面,男女平等仍有进步空间。

在调查的18个亚太市场中[1],12个市场的女性大学入学比例高于男性。斯里兰卡、新西兰、澳大利亚分列亚太地区女性大学入学比例前三,而每100位男性对应的女性数量之比例分别为164、141.8和137.5。印度尼西亚则在该项指标上取得显著进步,2016女性接受高等教育比例由2007年的87.2跃升至105.1。然而,在众多地区,女性接受教育比例的提升并不意味着有更多女性投身职场。例如在新西兰、中国大陆和菲律宾,接受大学教育的女性较男性多,但女性参与就业市场的情况仍低于男性。

万事达卡女性先驱指数对18个亚太市场的女性社会经济地位进行评估,由三项主要指标及其分类指标组合而成,包括教育(中学教育、高等教育)、就业(就业参与度、常规就业情况)和领导地位(企业主、商界领袖和政治领袖)。在对应领域里,每项指标反映每100位男性与女性数量的比例,例如,如果指标为100则代表两性平等。

万事达卡亚太区公共关系总经理陈俐仙女士(Georgette Tan)说:“虽然在接受教育方面的性别差异近年来不断缩小,女性在经济活动中的参与度,以及在性别平等立法上的不完善或前后不一,仍然是女性面临的最大挑战。这点在调研中的所有市场中均有体现,无论当地经济发展程度如何。”

陈女士补充指:“拓展女性的发展机会对如何将女性融入经济活动至关重要,尤其是相较于男性而言,女性能接触到的工作机会有待增多,能够助其发展的社会关系亦有待拓展。一系列影响女性做出经济贡献的因素也应受到关注,包括各国家的社会文化、传统信仰和政府政策等。缩小性别平等差距,创造公平的就业环境,不仅有利于女性发展,亦将裨益于全球经济的整体发展。”

新西兰(78分)、澳大利亚(76分)、菲律宾(71.4分)连续十年蝉联万事达卡女性先驱指数排名前三位。中国大陆的得分为66.3分,较2015年轻微下降0.2分。

  • 日本及四个东南亚国家,包括孟加拉国、斯里兰卡、印度、巴基斯坦,则以低于50的得分位于榜尾,分别为5分、45.5分、44.3分别、38分和23.4分
  • 与去年相比,新西兰女性整体得分进步最大,上升了7分,日本(49.5分)、尼泊尔(62.5分)、孟加拉国(45.5分)分别上升了0.5、0.5、0.4分紧随其后,而斯里兰卡(44.3分)和马来西亚(52.7分)则分别下降了0.7分和0.4分。

三项主要指标中,教育水平连续十年保持亚太女性先驱指数中最高的一项指标,其中,有七个市场达到了100(包括新西兰、菲律宾、中国大陆、中国台湾、泰国、斯里兰卡和尼泊尔)。

  • 除了韩国(6),亚太区所有市场的教育水平指数都超过了90。
  • 自2007年起,新西兰、泰国、菲律宾及中国台湾女性一直保持在中高等教育上与男性持平甚至超过男性的水准。
  • 印度尼西亚(1)和中国香港(98.5)女性的受教育情况持续改善,其指数接近两性平等水平。
  • 另一方面,巴基斯坦(2)、韩国(86.6)和孟加拉国(89.3)女性接受中高等教育的机会少于男性。

亚太地区女性就业情况发展整体缓慢。

  • 在所调查的18个亚太市场中,新西兰(4)、澳大利亚(91)和中国台湾(90.7)为女性提供最多的常规就业机会。这些国家的女性在就业参与度和常规就业方面几乎与男性同等。
  • 除马来西亚外,越南(2)、中国大陆(83.2)和泰国(80.4)等发展中国家市场的女性参与工作(包括正式和非正式工作)的人数比日本(69.6)和韩国(69.2)等发达国家的女性多。
  • 日本和韩国较低的就业情况指数表明,这些国家在文化上对女性就业仍有偏见,但两个国家的政府都采取了一定措施来提升职场中的女性比例,预计这种情况将在未来几年获得改善。

领导地位依旧是女性平权进程中最弱的指标。

  • 新西兰(9)和澳大利亚(50.2)在女性领导地位指标中名列前二,仅有这两个国家在企业主/商业领袖/政治领袖人数中,每100个男性能够对应50个以上女性。菲律宾以47.2位居第三。
  • 新西兰是同比增长最高的国家(9,上升1.3),中国大陆(34.7)、马来西亚(19.8)和斯里兰卡(13.1)分别下降0.1、0.6和0.7。
  • 在18个亚太市场中,马来西亚(8)、韩国(19.5)、孟加拉国(17.2)、日本(15.2)、斯里兰卡(13.1)、印度(12.2)和巴基斯坦(3.5)的女性在经济和政治领域争取领导地位仍较困难。
  • 值得注意的是,菲律宾以9在商业领袖指标上远超其他亚太地区市场,新西兰(66.4)和澳大利亚(56.9)紧随其后。
  • 女性企业主在尼泊尔(5)女性群体中最常见,澳大利亚(50.7)位居第二——在这两个国家中,每100位男对应50个以上的女性企业家。

 

万事达卡女性先驱指数
市场 总分 教育水平 中等教育 高等教育 就业情况 就业

参与度

常规就业 领导地位 企业主 商界领袖 政治领袖
新西兰 78.0 100.0 105.3 141.8 91.4 83.5 108.3 51.9 46.0 66.4 45.8
澳大利亚 76.0 96.2 92.6 137.5 91.0 82.8 105.7 50.2 50.7 56.9 43.9
菲律宾 71.4 100.0 106.7 129.7 77.0 63.6 93.2 47.2 31.2 90.9 37.1
新加坡 70.0 95.7 102.3 91.6 86.3 74.5 110.5 41.5 42.1 50.2 33.8
中国大陆 66.3 100.0 103.5 115.3 84.1 83.2 85.0 34.7 40.5 33.4 30.9
越南 64.2 95.3 113.1 90.8 82.6 90.2 75.7 33.6 39.7 29.7 32.1
中国香港 64.0 98.5 97.1 113.0 86.9 75.5 108.9 30.7 24.8 50.8 22.9
中国台湾 62.7 100.0 101.1 110.2 90.7 82.3 112.9 27.1 24.3 24.2 33.9
尼泊尔 62.5 100.0 106.7 101.2 59.5 92.3 38.4 41.0 72.5 22.6 41.9
泰国 58.4 100.0 108.4 134.5 89.0 80.4 98.6 22.4 33.8 51.0 6.5
印度尼西亚 57.8 99.1 98.1 105.1 73.0 61.6 86.4 26.7 30.5 30.3 20.7
马来西亚 52.7 97.0 94.1 122.8 76.0 57.7 100.1 19.8 17.9 28.5 15.3
韩国 52.0 86.6 99.2 75.5 83.2 69.2 105.6 19.5 30.2 12.6 19.5
日本 49.5 95.7 100.4 91.6 83.4 69.6 102.8 15.2 21.3 12.5 13.1
孟加拉国 45.5 89.3 116.1 79.8 61.4 69.7 54.0 17.2 34.9 5.8 25.0
斯里兰卡 44.3 100.0 107.4 164.0 66.5 46.8 94.5 13.1 13.5 32.2 5.1
印度 38.0 93.7 95.2 92.2 48.0 35.8 64.3 12.2 8.8 14.8 13.9
巴基斯坦 23.4 86.2 74.2 100.8 42.6 28.9 62.6 3.5 0.5 3.5 25.1

以上指标以100位男性为参数,来展示本研究所涉及的亚太地区中女性在社会经济地位上与男性的差距。超出100的分数代表女性占优,低于100的分数代表男性占优,100代表两性平等。以上指数和相关报告并不代表万事达卡的财务业绩。

[1] 18个亚太市场分别为:新西兰、澳大利亚、菲律宾、新加坡、中国大陆、越南、中国香港、中国台湾、尼泊尔、泰国、印度尼西亚、马来西亚、韩国、日本、孟加拉国、斯里兰卡、印度及巴基斯坦。